首页 | 本社介绍 | 业务介绍 | 出版常识 | 服务报价 | 自费出版 | 好书推荐 | 政策法规 | 总署CIP数据检查 | 合作 | 征稿信息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书评

半个世纪的精神史——评韩少功《日夜书》(周玉宁)

半个世纪的精神史——评韩少功《日夜书》(周玉宁)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4年04月17日07:16 来源:中国文化报 周玉宁
  中国知青的上山下乡,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这半个世纪知青的经历也是国人精神构成的一部分,韩少功的《日夜书》写的是知青史,却可以说是半个世纪中国人的精神史。
  《日夜书》以一帮十七八岁二十几岁甚至十五六岁就上山下乡的初高中生为写作对象,展开了历史反思,描摹了一个个特色人物的精神史。大甲,这个当年的捣蛋鬼,日后终于成为了在美国开个展的艺术家,他当年所干的调皮事相信是每个知青点顽劣少年的共性,加上大甲的个人特色,使得一个枯寂、单调、饥饿的政治束缚下的农村时代铺现开来,让我们在阅读的同时与人物共呼吸,同悲哀,重返历史现场,体会人物遭际,反思历史的荒谬。
  小安子,这个几近被妖魔化的女知青形象,不管是否有人物原型,几乎成了男性对女性的一种性臆想。她成为了一种性符号,而不是一个成熟的女性,这个女性和书里的另一个女性马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马楠这个柔弱的被欺凌的女性最后成为了一个贤妻。小安子则是一个有孩子而最终放弃了母亲的职责成为了一个游走于异乡的妓女式人物。现实中确实有这类女性,但《日夜书》中的小安子与马楠实际上仍是男性作家对女性心理以及成长过程的分类描述。这两个女性形象大体是成功的,但心理层次与丰富性还不够,比如对小安子与女儿关系的描写就不太够,可能做了母亲的人会更敏感一些。
  马涛,这个当年的政治犯,出狱后成了持不同政见者游走于欧美。小说对这个人物并没有给予多少同情,而是揭露了他的自私与褊狭,写出了这类人在今天的不得人心与和时代的隔膜背离,这个写法其实也在表述作者的观点,只是这种写法有点简单化,如果马涛不是一个自私褊狭的人,也有一种幸福人生,而且妻贤女孝,人人羡慕,作者的观点又该如何表现?这是一个难题。其实作者的这类政治观点,相信经过“文革”和改革开放以后的大多数知识分子都是赞同的,说真心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都是这场改革的受益者,马涛也只是少数人。只是,我们有没有必要把马涛写得这么可怜可憎,如果他道德高尚而生活窘迫,读者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观感呢?他与“我”陶小布的对比就会更有深度。陶小布这个人物写得还是比较深刻的,他的经历,相信有过官场经历的正派人都有同感,这个人物增加了作品对今天生活写作的深度,与马涛是一个不错的对比。
  这部小说通过一系列人物的写作,写出了近半个世纪知青群体的精神走向,基本是真实的群体意识。个体意识写作上对几个人物的意见上面已讲,小说对半个世纪中国人的精神史表现还是真实可信的,写了上层也写了下层,写了知青一代也写了他们的后代,是一部精神史诗式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