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社介绍 | 业务介绍 | 出版常识 | 服务报价 | 自费出版 | 好书推荐 | 政策法规 | 总署CIP数据检查 | 合作 | 征稿信息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书评

著名作家迟子建做客:灾难中的小人物最有力量

著名作家迟子建做客:灾难中的小人物最有力量

2010年09月26日17:21腾讯读书我要评论(51)
字号:T|T

迟子建:作为一个马车夫,王春申能在这个时候去抬埋队去运送尸体,这本身就是一种英雄的行为。我觉得他没有把个人的生和死看得那么重要。还有我当时写到他在抬埋队一个细节,他相遇了伍连德和林家瑞,说你是不是在抬埋队每天拉尸体你连吃饭的欲望都没有。他说刚好相反,我去了抬埋队以后反而特别能吃,因为我想着可能万一感染了鼠疫,我就不能再吃饭了。他要靠不停的吃来证明他还活着,我觉得这就很符合王春申的心理。

著名作家迟子建做客:灾难中的小人物最有力量

迟子建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合影

至于于晴秀,我妈妈也看了《白雪乌鸦》,我妈妈很喜欢这本书,但是她也说,周家一家人多好啊,后来都死了,看了也是很难受,但是事实确实是这样,有的就是一家都会死掉。你刚才提到于晴秀的这种悲伤,她只是在战胜了鼠疫之后,喝醉了以后,有一次走到街头,一个雨后,因为哈尔滨那个时候榆树很多,她摇晃着一株榆树,那个雨珠纷纷落下来,这个跟我当时的心境有关。因为八年前我爱人去世的时候也刚好是春天,春天的时候,我在大兴安岭5月份的时候,它的杨树和松树的新绿冒芽了,是黄豆的那么大,非常好看,可是在那一年,枝头刚冒出来的时候感觉满树都是泪滴。其实这种心情埋藏在我的心里,我把它放在了于晴秀身上了。因为于晴秀也是在春天的环境里走出去, “万木皆春色,唯我枝头泪”,可能也是我当时的一个心境的写照。我觉得于晴秀她太不幸了,你也谈到,我在我的这部灾难的小说里,很少让人不停的哭。我还是让她哭了一下,我觉得在鼠疫过后,她失去了亲人以后,她有理由,有道理,让一个女人在春天当中,在雨当中,跟天一起掉一掉眼泪是很正常的一个事情,也是她的一种释放。

主持人:刚刚提到王春申的时候,我特别感慨他这个人物,他的儿子继宝死了之后,他也在感慨,他突然想起了谢尼科娃,他就想起了那张可爱的脸,但是谢尼科娃她们也因为鼠疫而死了,王春申他没有就这么放弃了,他还是毅然的去抬尸体,去做他可以做的一个事情。我真的非常非常感慨。而且这本书中除了王春申之外,还有很多人物。比如说像傅百川。

迟子建:一个商人。

主持人:他一心经营的傅家烧锅,因为酿酒的师傅秦八碗为他母亲殉葬了,一蹶不振。他对他爱的那个女人于晴秀,于晴秀生完孩子之后,她不能下奶,当时就跟于晴秀旁边的胖嫂说你应该去买乌鸦,乌鸦汤是可以下奶的,她说没有男人谁去帮她弄这个呢。不是自己的男人,对待自己就不会那么长久。接下来晚上他就偷偷的把乌鸦放在了她门前。傅百川对于晴秀的那种爱特别能打动我。

主持人:无私,而且是一种默默的爱。您当时在这部小说中,设置了爱情,包括秦八碗为他死去的母亲殉葬,您当时是怎么考虑设置这几个情节的?尤其是秦八碗殉葬。

迟子建:非常巧,来你们演播室的路上,因为陪我来的两位小伙子包括司机师傅他们都是山东人,他们还看了《白雪乌鸦》,也提到秦八碗殉葬,我们路上还说,山东人能做出这种事情,是很符合他的这种心理。

还有一个是当时哈尔滨鼠疫的时候,我看资料的时候,确实是有人,他们有魂归故里的习俗,带着灵骨回乡,举棺回乡在鼠疫当中是绝对不允许的。他一定会被阻止回来。作为秦八碗这个大孝子,他是有为母亲殉葬的这种勇气和这种机会的。他也有这种力量。

主持人:他剪下腰带给王春申,说了一些话,那个时候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他母亲殉葬。这是一种自杀吧。我特别难忘的是开糖果店的陈雪卿,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他们是小说中唯一两个自杀的人在鼠疫中。陈雪卿的死是因为她爱的那个男人,因为他是土匪,结果被中东铁路护路局的人盯住了,没法儿逃出重围就自杀了。她为她心爱的男人选择了自杀。她和秦八碗是唯一用自杀来结束生命的人物。您当时在设置陈雪卿这个女性形象的时候,你是出于一种什么考虑?让她和于晴秀等女性人物都有所不同?

迟子建:陈雪卿在这里是一个美的化身,也是一个很决绝的女人。她的死亡背后投射着当时的社会原因是很复杂的。首先因为她的人,这个胡匪是因为被迫的离开了他的家园,被迫成为胡匪的,他本来应该有他的山林,因为中东铁路修筑以后,周围都划归为中东铁路附属地,附近的村庄的人都要迁到别的地方,他没有赖以生存的土地。因为你在自己的土地上,你的资源不归你所有,你的生存就受到了挑战。陈雪卿是一个满族人,她整个的气质,别看她经常去看西洋电影,有一些很优雅的举动等等,甚至去看那些演出,但是她骨子里毕竟是流淌着满族的血统。我也注意到,也写到了,整个鼠疫的背景,鼠疫结束的时候,1911年的春天,当年清王朝灭亡。辛亥革命开始发生了,进入了一段民国时期军阀内乱的时期了。也有这样的一种象征,这样一个女人的离去。生活当中是有这样的女人可以为了爱特别决绝,陈雪卿就是这样的人。

主持人:其实在您塑造的这些人物中,有两位我还要特别提一下,因为跟我们刚才所说的这些人可能非常不一样,一个是太监翟役生,一个是纪永和,这两个人太让人讨厌了。比如说翟役生,他最后跑到教堂里,他渴望着整个傅家甸的人都死去,但是后来就讲到了,你就讲到了他在宫中的生活,他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他其实是受尽了欺凌,而且他一直渴望爱的,但是没有人真正爱他。有一个金兰,都是因为金兰的存在,他就说,他可能不想和这个世界一起变坏,但是金兰走了,他又觉得这个世界连为它值得掉泪的可能性都不存在。

 

著名作家迟子建做客:灾难中的小人物最有力量

 

主持人杨菁、著名作家迟子建

迟子建:翟役生,包括我写的赖上了马车夫的吴二家的那个女人,我在他们身上都倾注了较大的感情,尤其是翟役生,一个出了宫的太监,一个无能的男人,又是一个残疾的,又是一个无赖的男人,混迹在傅家甸,所有的都跟他的遭遇有关,父母没有了,唯一的妹妹又是这样的一个遭遇,去了妓院,从良以后又被迫还是卖身,被她的男人操纵。对于翟役生来讲,他对整个生命是绝望的,所以他在鼠疫当中,他对人的这种痛恨和对整个社会的这种痛恨,他是达到了极限。他希望整个人间是要毁灭,一种对世界的报恶的心态是格外格外强烈。最后我对他注入了深切的感情。

主持人:包括最后在酒馆里,王春申主动请他喝上一碗酒,他当时就颤抖着,我记忆中,除了王春申之外,最让我难忘的就是翟役生。

这本书我读完之后我就一直在想,王春申小说中最后那句话,王春申他进入了一个钟表店,他发现所有的时间都是坏掉的,他就泪流满面,他从这些坏掉的时间里看到了他爱的那个女人谢尼科娃的脸。我就觉得您用这句话结尾非常好。让人感觉到这是整个小说调子的非常完美的句号。

迟子建:我写到《回春》最后一章,你提到的结尾,我自己也比较感动。首先他走在一个回春的街道上。这架马车上他最想拉载的,他用精神上爱的一个女人,他们俩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谢尼科娃。

我再插一句,当年的哈尔滨,整个剧院上演的都是西洋剧、芭蕾舞,很时髦的,那个时候。有很多俄国的演员是在那里的,活跃在哈尔滨的舞台上。这个马车夫因为经常拉载他喜欢的女演员,有这样的一个前提,有这样的一个基础。到最后的时候,我写到,他谁也没拉,谁向他招手他都觉得自己车上拉着人,他惯常的经过她的家门口,虽然他的马车上没有人坐,但是那个女演员已经坐在他的马车上了,拉载着一个她的实体,也是一个梦想。他每去一个地方,他没有别的了,原来给她开门的地方,他只是拉一下门把手然后走开。另外一个他常去的地方,拉一下门把手,我最后让他去了,就是王春申最不想进的传说中女演员和那个男人的那个店,那里还剩下一个瘸腿的修表的人。我当时想,一进去让他看到一个空空荡荡的也就算了,一个钟表店去修的表肯定没有一个表是准确的时间。所有的时间都是乱掉的,所以我用了一个坏字,就是看到形形色色的表都是坏掉的时间。他从这样的时间里看到了谢尼科娃的脸,那都是过去的一些时间,一些坏掉的时间。他确实看到了这样的一张青春的脸。

我觉得也是他的一种寄托,算是王春申的一个寄托。

主持人:时间过得非常快,我们只能再问一个问题,小说我们先讲到这儿。迟老师,我大概搜了一下,您应该是当代作家中获奖非常多的,小说奖、散文奖、茅盾文学奖、冰心散文奖、澳大利亚悬念句子文学奖,还有庄重文学奖您都得过。其他的作家可能并不能够得到这么多的主流文坛的认可,您觉得这些奖项对你的创作有没有什么影响?

迟子建:其实奖项,我前两天也回答了一个问题,我觉得作家很像是一个打草的人,我小的时候也在大草甸上看到人家用大扇刀打草,草里面非常茂密,草里面还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野花,你在打草的时候你连花一起打了,你看到这种花的时候真的觉得很欣喜,看着很耀眼,也让人心情愉悦。我说这个奖项很像是一个作家打到草,草里面有艳丽的小野花点缀其中,但是所有的这些花没有不枯萎的,最后所有的花都会变成干草的颜色,跟干草融为一体,我想所有的奖项只不过就是一个瞬间的花期,一个瞬间的荣誉,它过去了,很快,很快,我还是愿意做一个打草的人,在我眼里,整个写作的这样的过程,我就是要不停的劳作。有了这样的一个瞬间让我眼前一亮,我也很开心,没有,我也持续的在劳作,就足够了。

主持人:读了《白雪乌鸦》这本书的读者,他们一定会把心中最鲜艳的一朵花留给迟老师。我必须要说一下,作为同行尤其是作为写书的人来说。昨天我看到阿来(微博)老师在他的微博上特意提到了迟老师,他说“优美的气韵正是迟氏小说可以专美的地方,在以写实为名只模写生活而缺乏超越能力的中国小说中,这是她的小说特别值得称道与关注的地方”。

我刚才讲了这些奖,我想讲一句话,这些奖您都是值得的,您值得更多更好的奖。我很喜欢的一首诗骆一禾的《先锋》送给您,“我们一定要安详的 对心爱的谈到爱,我们一定要从容的 向光荣者说到光荣”。谢谢迟老师作客腾讯读书。

迟子建:谢谢,谢谢杨菁。

迟子建新作《白雪乌鸦》腾讯读书连载:

 

26日10:30著名作家迟子建做客谈《白雪乌鸦》

 

重现哈尔滨大鼠疫生死传奇:白雪乌鸦